您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公司产业 > 高管访谈 > 正文

生物股份:智能化制造国际领先 做最好的动物疫苗

2018-10-15 06:12  来源:证券时报

    扎根在养殖大省内蒙古的动物疫苗企业生物股份(600201),经过多年来的高速增长,成功跻身国内行业龙头,拟定了五年内冲击世界前列的发展目标。

    在高速增长的背后,生物股份有着怎样的心得?公司国际化目标的蓝图又将如何描绘?

    近日,证券时报“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”采访团走进生物股份,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对话生物股份董事长兼总裁张翀宇,就投资者和读者所关心的问题,详尽深入采访。

    从落后30年到

    整体超越国际标准

    周一:生物股份自1993年成立到现在25年,主要是把握了哪些机遇发展到现在的规模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,生物股份的25年也见证了这一历程。生物股份的发展走的是创新之路:公司是内蒙古首批股份制改革试点单位之一,在内蒙古地区较早进入上市公司行列,在农业部主管的动物疫苗企业中第一家完成了GMP验收。在国内最早完成了口蹄疫二价苗、三价苗的合作研发和产业化,最早突破了悬浮培养和浓缩纯化工艺。

    现在,公司又成为最早进入智能化制造领域的企业,这一进度在国际范围也是领先的。正在建设的金宇国际生物科技产业园与德国西门子公司合作,西门子全球总裁参观之后说:“没想到你们智能化的进度比我们想象的更快!”

    周一:这25年当中有没有经历过比较大的挑战,是怎么克服的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公司的股权之争、2005年的辽宁黑山禽流感事件,都是比较大的危机。尤其是禽流感危机之后,我们感觉到国内的动保行业应该升级转型,所以开始跟国际对标找差距。

    找到的差距首先是质量,其次是工艺。生物股份当时和国际先进水平大概差30多年,我们基本靠手工操作,人家全部是生物反应器了。2007年,公司开始开发悬浮培养工艺,当时我们连反应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国际上也存在技术封锁。我们就自己研制,自己画图、制造、摸工艺,就这样完成了悬浮培养技术,后来又开发了浓缩纯化工艺。现在,我可以非常骄傲地说,我们的疫苗产品质量完全可以和国际接轨,其中口蹄疫疫苗可以超过国际标准。

    生物股份为什么能够顺利度过危机?我想答案是一个初心:要做最好的疫苗,要护佑动物平安,保障人类健康。

    疫苗企业不能犯一点错误

    周一:近期的长生生物疫苗事件,还有非洲猪瘟事件,对动物疫苗行业会不会有冲击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长生生物事件发生后,农业农村部8月1日组织疫苗生产企业,布置自检、互检,以及国家抽查。人用、动物用疫苗的安全性引起各方面关注是好事,当然,就像三聚氰胺事件一样,合格的企业占多数,不合格的是极少数的。

    非洲猪瘟疫情对养殖业影响非常大,目前国内、国际上没有疫苗,只有依靠净化、隔离。现在活猪基本无法运输,不运输、就地封闭可以把疫情控制到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。这一疫情促成了养殖业生物安全意识变得更加规范、严格。

    周一:我们了解到,其实动物疫苗有些质量控制标准,甚至还高于人用的疫苗标准,这可能会颠覆很多人的认知。

    张翀宇:这个情况我们本来也不太清楚,在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发生后发现,人用疫苗内毒素含量标准是10EU/头份,公司制定的动物疫苗内毒素标准是5EU/头份,而最终成品内毒素全部低于1EU/头份。我们现在用的纯化设备是国际上最好的,国药的首席科学家参观后也说,没想到你们用的设备比制造人用疫苗的设备还要先进。

    要做好产品,必须有好设备、好工艺,在这些方面,生物股份下决心要投巨资。疫苗企业比较特殊,只有合格的产品,产品不合格就是假药,生产假药就是违法。我们没有选择,只有生产合格产品,只有产品高于质量标准,犯一点错误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    养殖业基本面没有改变

    周一:生物股份连续六、七年业绩都保持高增速,最近一两年也保持35%以上,但是今年中报有点低于市场的预期,原因是什么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前几年确实是高速发展期,公司年均复合增长率高于行业平均2到3倍。截至去年,公司主要产品口蹄疫疫苗的市场占有率超30%,其中在市场苗市场占有率50%左右,在政府招采苗市场占有率20%左右。

    今年影响业绩的主要因素是换文号。我们国家原来主打的口蹄疫产品是牛三价苗,可以实现亚洲1型、A型、O型的免疫,但是因为亚洲1型在我国已经被消灭,要退出强制免疫,在7月1日后不允许使用。公司的新产品猪用口蹄疫O/A二价苗7月5日拿到生产文号,8月20日正式出产品。这期间老产品不能卖,新产品没跟上来,出现断档,同时老产品清库存也造成一定影响。

    周一:新产品有什么优点?销售情况如何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这是一个完全更新换代的产品。第一,O型、A型两个毒株是反向遗传的,而且是最流行的毒株,对疫病的防控效果最好。第二,新疫苗实现了可标记性,可以鉴别出自然感染和疫苗引起的抗体阳性。

    目前,新品销售已经开始,客户翘首以待,好多地方等着我们的疫苗出厂。8月26日新品正式出厂,每批产能近1000万毫升,及时赶上了秋防,目前销售非常好。

    所以,这次业绩波动是一个偶然情况,养殖业的基本面没有变,仍在向着集约化、规模化发展。业绩暂时有一些下滑,在新产品出来后会很快改变。今年公司的全年任务还是按照原计划安排,没有调整。

    周一:今年市场压力比较大,公司股价也出现了一定调整。公司最近推了一些高管增持、回购的措施来稳定股价,您怎么看待今年公司股价的市场表现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在资本市场低潮的时候,有一些低潮期要做的事情。股价低,管理层对公司有信心,那就增持。我们增持有几个好处:首先增加持股比例和话语权;其次给外界信心;最后,让员工在低价位的时候增持,未来能有所回报。目前来看,市场对这些行为比较认可。

    兽用产品更新换代

    人用产品积极探索

    周一:动物疫苗行业未来的空间还有多大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动物疫苗未来还有一定空间。过往政府招标存在低价中标的弊端——买最便宜的,不买最好的。现在新举措叫先打后补:养殖户先买疫苗进行免疫,觉得谁的好就进行采购,政府后补贴。

    未来的趋势可能是市场苗份额加大,政府招标采购份额下降。未来三到五年,市场苗的市场占比可能由现在的20%增加到40%至50%。

    周一:对公司来讲,应该是一个好事吧?因为你的市场销售渠道比较强。

    张翀宇:对。公司这几年主要做了一些工作,就是不能只销售疫苗,要为养殖户解决问题。我们现在拿出很大精力做疫病检测,制定了一个整体解决方案,结合大数据去分析应用。公司目前在诊断技术服务方面已经投入一个亿,主要是提升公司对养殖场的价值,减轻他们的负担,解决他们的防疫痛点。

    周一:公司下一步主要的增长点主要来自哪几块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首先是对现有的疫苗升级换代,现在是单苗多,未来要做成联苗,实现一针多防,可以减轻很多工作量。其次是新型疫苗,比如蛋白、基因工程疫苗等等可能要取代传统疫苗的新型疫苗。宠物疫苗方面,我们跟国际合作正在新园区建厂,准备上一条宠物疫苗生产线。水产疫苗、检验检测等方面潜力也比较大。

    周一:现在公司未来有没有可能向人用疫苗领域拓展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公司在人用疫苗领域大概跟踪五年多了,在大健康领域,特别是分子生物学和生物技术这些靠近自己专业方面,跟踪了三个小领域。

    一是单克隆抗体。我们已经投了一个单抗药品了,大概现在到一期临床,目前在跟踪第二个、第三个。

    二是细胞治疗。以前得了病不是中医就是西医,非中即西,现在中间有一个细胞治疗。我们跟踪了国内外的几个团队,小步伐进行一些风投。

    第三,人用疫苗方面也跟踪了一些,比如人用狂犬和流感疫苗等。

    这些领域的技术我们是熟悉的,构建原理也与现有业务相通,但是从分管部门来看,一个是食药监局,一个是农村农业部,未来可能得组成两个独立法人去做。

    打造新园区

    迈向中国智造

    周一:公司对金宇国际生物科技产业园进行了很大投资,目前进展如何?什么时候能够产生效益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金宇国际生物科技产业园一期项目共四个车间,有三个在今年11月份左右应该能投产。这个产业园里面要实现六个功能:

    第一,园区整体智能化制造,这在国际上都是不多的。产业园将实现智能化生产,输入数量和参数,就自行配料、生产、检测,对产品质量保障非常有好处。

    第二,到2020年园区所有的产品质量达到国际标准。

    第三,园区有三个国家工程实验室,打造国际交流合作研发平台,将公司由制造型企业向研发、技术服务转型升级。

    第四,打造节能环保的绿色制造园区,水、电、气要比老园区节约50%,废水达到零排放。

    第五,打造信息化园区,实现智能防控、疫苗安全可追溯的大数据系统。我们诊断检测每年有30万个数据,积累已超一百多万个,对今后疫病防控非常有意义。

    第六,园区将是全球最大的动物疫苗生产制造基地。中国的猪养殖量占到全球一半以上,禽、羊全球第一,宠物算上流浪狗的话也差不多全球第一,牛全球第三。生物股份已经到了行业的龙头,所以说这将是全球最大的动物疫苗生产制造基地一点也不过分。

    新园区完成产品升级后,产能、产值、销售收入各方面可以实现翻番。过去我们的布病疫苗每头份三分钱,当时羊肉每斤才三毛钱,现在羊肉每斤30元,我们升级的布病疫苗定价将达2至3元。促成产品升级转型,也是一个主要任务。

    周一:现在在产业园建设期,投资比较大,公司有没有财务压力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财务压力不太大,生物股份现在基本没有贷款,货币资金还有二十多亿。将来会有一些折旧上的压力,未来将通过提升产品的价格、享受优惠政策等几个方面去消化。

    周一:2016年,生物股份达到国内动物疫苗行业龙头水平,接下来的国际化的战略是怎样规划的?

    张翀宇:公司2013年提出进入新时期,战略是“走市场化道路、国际化道路,做国际性企业”。

    公司的国际化战略分三步走。第一步是做国内行业的标杆,公司2016年销售收入上升到国内龙头老大,实现了第一步目标。第二步,到2020年把所有产品质量达到国际标准。第三步,到生物股份成立三十周年,就是2023年,进入全球动保行业前列。目前已经进入第二阶段:将要在金宇国际生物科技产业园投产后,把全部产品质量达到国际标准。

    “走出去”方面,我们稳扎稳打,将要在海外办疫苗企业,顺着“一带一路”走出去。研发方面,目前在美国有一个研发公司,在欧洲也将要建一个。在欧美发达地区做研发,在欠发达地区办工厂,大概就是我们的战略。

-大发棋牌红黑
  • 24小时排行 一周排行

版权所有大发棋牌红黑

大发棋牌红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,风险自负。

证券日报社电话:010-82031700网站电话:010-84372800

网站传真:010-84372633电子邮件:

官方微信

扫一扫,加关注

官方微博

扫一扫,加关注